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大元帅 >

怎样看待复旦大学张维为教授 的演讲

归档日期:09-20       文本归类:大元帅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张维为,我曾有所耳闻。让我记住他的,是他有一句充满“正能量”的言论:“的能力还不如上海的一个区委书记!”张维为说他接触了很多中国的县委书记,对他们评价非常高。他说:“我觉得政治精英,就是我们最高的领导人,甚至我们省一级的领导人,甚至是县委书记,他们很能干,这个是最关键的。”

  张维为说这话的时候,正是中国大陆一个县委书记可以派警察“跨省”抓记者的时候。他可能明白中国的县委书记惹不起,而对倒可以随便骂。即使在台湾大骂,小马也没有权力派警察来抓他。

  这个“中国人,你要自信!”的演讲,仍是在唱他以前唱过的老调。激发国人的自信心当然没有错,可惜的是,张维为举出的令中国人自信的理由有问题,经不起推敲。

  张维为认为中国的官员选拔制度是世界上最优秀的。他说:“看一看中国十八大产生的最高执政团队,政治局常委们的履历,基本的要求:两任省委书记。也就是说,至少治理过一亿人口,而且要有政绩。……我说这个制度是世界上最具有竞争力的,你怎么能比?”

  好像等一批省部级贪官也符合张维为的要求,不知张教授该如何解释?世界上最具有竞争力的制度,难道就是一个不断产生巨贪的制度?

  说正题,中国人凭什么自信?张维为说:“你可以从上海的浦东机场,到纽约任何一个机场——纽约有三个机场,现在跟上海联系比较多的是纽瓦克机场,我说你先感受一下,什么叫做从第一世界的机场,到第三世界的机场,美国基础设施都是六十年代的,怎么跟中国比?”

  张维为又拿德国的夜景来说事:今年三月,我们有一个小组去德国首都柏林开会,BBC正好在播一个电视节目,叫“Freedom2014”(自由2014),这里面一个退役的宇航员,拿着一张他冷战时期拍的照片,跟大家说:“你们看,这是冷战时期我从外太空拍的柏林的夜景。东柏林,你们看是黯淡无光的,西柏林非常明亮。这说明了什么?”他说,一边是一个落后的专制国家,另外一边是一个繁荣的民主国家。但我们这些从上海到柏林的同事,一到柏林就觉得:“这个机场怎么这么小啊?”确实,中国已经找不到这么简陋的机场了。“这个街道里的商店空空荡荡没有人气”、“这个夜景比上海差太多了,一个天一个地”,所以如果一定还是要套用这个宇航员的话语的话,那么也可以说,今天中国是一个繁荣的民主国家,德国是一个落后的专制国家(观众大笑)。

  这使我不禁想起清华大学老校长梅贻琦的名言:“大学者,非大楼之谓也,乃大师之谓也。”

  如果评价一个国家是否繁荣富强、人民是否生活幸福,标准还停留在城市有多少高楼、机场多么气派、夜景多么壮观这个层面上,这见识又是何等的鄙陋!

  据彭真回忆,当年他与站在城楼上,向南望的时候,希望把北京建成一个现代化的大城市,“他说他希望从上望下去,下面是一片烟囱”。

  那个时候人们对现代化大城市的概念就是工业发达,烟囱林立。时代局限,这也无可厚非。如今已是21世纪了,张维为的思维其实还停留在“现代化就是烟囱林立”的时代。

  说到中国的发展速度,张维为说:“我第一次出国去的是泰国曼谷,我都不可思议,当时觉得,怎么这么发达,领先上海至少二十年。第一次看到超市,第一次看到高速公路,第一次看到九点钟商店还都开着。当然今天,去过曼谷的都知道,落后上海至少二十年。”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发展举世瞩目,这个无可辩驳。但是,我们也不能因此就盲目自信。一个人在从幼儿到少年阶段属于成长期,个头长得快是正常的,没必要四处显摆、引以为豪。我们的发展具有后发优势。连小学生都知道,认真做完试卷需要两个小时,而抄一遍只需半个小时。从发明水泥到建成高楼大厦可能需要几千几百年,而你利用人家发明出来的水泥建大楼,可能只需几个月。

  且不说社会制度的优劣,且不说我们粗放型、高耗能的经济发展是否以污染环境、危害健康为代价,就以科技成果来论,日本人口连我们中国的零头都不到,但迄今已有二十多人获得诺贝尔奖,而我国有几个?成比例吗?中国在自然科学方面,尚无一人获诺奖!最近几十年来,改变人类生活的电脑、互联网、智能手机等等科技发明,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哪怕只发明了一项,我们也有足够的理由“自信”!但是,有吗?张教授为什么言不及此?为什么不谈谈在高科技领域我们有什么令人自信的核心竞争力?

  如果说拿中国最发达的城市的高楼、机场、夜景去和人家比,是好面子、爱虚荣的心态,那么,拿自己的优势去对比别人的缺点,恰恰是缺乏自信的表现。张维为的“自信”,鄙哉!

  张维为在简介里特意说明自己“上世纪80年代中期曾担任及其他中国领导人的英文翻译,走访过100多个国家”,在演讲时总忘不了炫耀“我走了一百多国家”,这不禁又令我想起一句谚语:一头蠢驴,即使走遍全世界,仍是一头蠢驴!

  复旦附中是一所由复旦大学和上海市教育委员会联合主办的高级中学,它只招收上海市的初中毕业生,并设有国际部(招收境外学生和台港澳学生),没有初中部和小学部。复旦附中国际部是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和国际公共关系学院合作办学,其与其他在中国的国际学校相比,可能不仅有国际名校的背景,更有一流的中国优秀高中师资的背景,以及复旦附中集聚大量优质生源等本身所特有的优势。复旦附中以素质教育见长,社团活动层出不穷,许多活动的策划者、组织者、参与者,外出比赛的领队、教练、队员有时清一色的都是学生,令许多同场竞技的其他学校师生感慨不已。语文课居然会到外地名胜古迹现场上课,模拟联合国(以外语参赛,抽签决定代表世界上的某一个国家,要站在该国国民立场上,想发展的提案,争取联合国其他成员国的联署,乃至在联大会议上经过陈述、辩论获得通过)的参与成员最多达一个年级的1/5。喜欢理科的同学经常能在学校讲坛上聆听复旦大学著名教授的演讲,乃至到访的国际大师的演说。学校许多资源是与大学部联动的。如附中图书馆是与复旦大学图书馆联网的,附中许多活动是以复旦大学下属一个院系的身份参与大学部活动的,需要用体育场时,可直接使用复旦大学最大的室内体育场等等。最重要的是,复旦附中的办学方针以创办世界一流高中为己任,国际交流很多,每年有相当部分优秀同学(非国际部学生)昂首考进世界顶尖大学,包括哈佛、普林斯顿、耶鲁、牛津、剑桥、早稻田等。这些世界顶尖大学都对复旦附中学生的优异质量留下深刻的印象,不少名牌大学每年都来复旦附中举办招生推荐会,甚至预留招生名额,这在其他许多国际学校是无法做到的

本文链接:http://letterpoet.com/dayuanshuai/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