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大休息地域 >

中国三大地域文化的藏学

归档日期:09-16       文本归类:大休息地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17世纪20年代以后,有几批欧洲天主教教士从喜玛拉雅山或中国内地进入青藏高原,并在阿里、前藏、后藏等地长期传教。他们学习研究藏语,根据自己的体验和调查,介绍藏族历史、宗教、民俗等情况,是欧洲对藏族研究的开端。但研究不是系统的,主要的成果是在藏语文方面。

  乔玛于1823年来到达拉达克寺内生活7年,精研藏文,终生致力于藏族历史文化研究。他于1834年出版《藏英辞典》和《藏文文法》等著作,标志藏学诞生。这一时期由于西方殖民扩张,喜玛拉雅山南麓一些民族地区沦入西方国家控制,大量藏文文献流入西方。20世纪初英国斯坦因和法国伯希和等从敦煌千佛洞掠走一大批藏文写本。这些文献资料客观上刺激了藏学在世界范围的发展 。 一大批专业学者加入藏学研究队伍。研究内容由藏语文拓展到西藏社会、历史、宗教、文化诸多领域。英、法、德、意、俄、匈等国都有一批藏学家,而以法国和意大利处于领先地位。20世纪日本和美国则后来居上。

  20世纪中期,藏学研究进入新的时期。一方面经过百余年的发展,藏学的资料整理基本完成,有了一大批精通藏语、训练有素的藏学专家。另一方面1959年集团叛离祖国,带走了一批藏文典籍资料,并由此引出举世瞩目的“西藏问题”,客观上刺激藏学的进一步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西藏的研究也给予大力支持,国内藏学研究也呈蓬勃之势。50年代以后,许多国家成立了专门的藏学机构或团体,如日本西藏学会、美国印第安纳大学西藏学会、英国西藏研究所、锡金藏学研究所等。一些学术机构发行专门的藏学研究刊物,如《日本西藏学会会报》、《藏学集刊》、《西藏学会会报》、《西藏学会通讯》等。国际性的学术交流成为这一时期的突出特点,从1976年在匈牙利举行首届国际藏学学术讨论会至1992年已经召开6次。与会专家越来越多,讨论的问题越来越深入。藏学研究繁荣最集中的体现是一批高质量的研究成果。佐藤长的西藏古代史研究,托马斯的古藏文研究,西门华德的藏汉语比较研究,巴考和石泰安的西藏历史、文化研究,拉露的西藏文学研究,霍夫曼的西藏本教研究,图齐的西藏宗教研究等是令国际藏学界瞩目的成果。中国对于藏族历史的研究和记述可以远溯到隋唐,当时的汉文史籍对藏族地区作了详细记载。新、旧《唐书》的《吐蕃传》仍是研究藏学的重要文献。元代时西藏和整个藏族地区纳入中央政权的直辖之下,元政府曾对西藏人口组织了大规模的调查,并敦聘藏族地区高僧到京城宣讲佛法。清代前期的《卫藏通志》、《西藏志》和后期的《西藏图考》、《四川通志》等史志,对藏族地区的历史、社会、宗教、风俗、地理、掌故等进行了全面的初步研究。20世纪30~40年代,一批学者在艰苦的条件下深入藏区实地考察,有人甚至投入寺院习经,对藏学作了开拓性的研究。张怡荪、李安宅、于式玉等都为国内藏学研究作出了贡献。

  50年代开始有组织地系统开展藏学研究。50年代初集中中国许多高校和研究机关的藏学专家赴西藏对藏族地区的社会历史、语言文字、宗教哲学、音乐戏剧、建筑雕塑等进行大规模的实地考察,获得大量的第一手珍贵资料。20世纪80年代以后,国内藏学研究大步发展。中国设立了中央及地方各级藏学研究机构50多个(如中国藏学研究中心、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所、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藏学研究所、台湾西藏研究会等),创办了《西藏研究》、《中国藏学》、《中国西藏》、《雪域文化》、《西藏佛教》、《西藏社会发展研究》、《西藏艺术研究》等30余种藏学学术期刊。专门组成了中国藏学出版社和西藏藏文古籍出版社,出版了藏文古籍200余种和一批藏学研究学术成果 。每年召开数次规模不等的藏学讨论会。随着国际学术交流的展开,已有10多个国家和地区130余名学者和旅居国外的藏胞学者到中国参观访问,进行学术考察和洽谈科研合作项目。中国藏学家也应邀出国访问、讲学和进行学术交流。

  和外国藏学研究比较,中国藏学研究有其突出优势和特点。实地考察、实物研究和口头流传资料的收集,藏、蒙、汉多民族学者的携手合作研究等是国内藏学研究的有利条件。因而,国内藏学不限于文献资料的研究,也不限于对藏族作“史”的研究。对青藏高原考古、西藏的现实与发展、藏族风情习俗、藏医科技等课题的研究处于领先地位。

本文链接:http://letterpoet.com/daxiuxidiyu/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