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大休息地域 >

陈兴杰:中国可能不再是人口第一大国了!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大休息地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9年1月3日,社科院人口所与社科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人口与劳动绿皮书: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

  报告指出,如果中国总和生育率(育龄妇女生育孩子的数量)一直保持在1.6,人口负增长将提前至2027年出现。相比此前预测的2030年,提前三年。

  考虑到印度的人口基数已和中国相差无几,其人口增长率远高于中国。中国可能已经让出“人口第一大国”的位置。

  很多人可能会被吓到。过去长期的观念熏陶,华人信奉“多子多福”生育文化,中国以“人口第一大国”立足于世,“人口过多”似乎一直是令人头疼的问题——现在居然面临人口总量减少的现象,并且要被印度反超,这多少让人难以接受。

  可对关注人口话题的人来说,这样的结论并不令人惊讶。甚至可以说,这是早已写好的大趋势。更有学者指出,社科院报告还是低估了中国的人口危局。

  长期以来,国家卫计委发布的数据,都在显示中国妇女有较强烈的生育意愿,一旦放开计划生育政策,将出现人口暴涨的现象。这种提醒在2015年放开二胎时达到高峰。

  当时国家卫计委预测,“二胎效应”将使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达到2261万人的高峰。国家卫计委官员马旭甚至表示,全面放开二胎,“预测一年增长1000多万人口,压力还是很大的。”

  实际结果呢?2018年初国家统计局公布上一年中国新生人口数据,2017年中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远低于卫计委2261万的预测,比2016年还少63万。这已经是二胎政策刺激下的结果。

  被阻塞的生育意愿“泄洪”后,出生人口还将持续减少,2018年将不足1400万人。

  中国70后一代人普遍有兄弟姐妹,他们自身的生育意愿也较为强烈,可残酷的现实是,这个年龄段的人可能很快就生不了了。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那些处于生育高峰期的90后一代,连同他们之后的新世纪一代人,虽然处在最佳生育年龄,可一个个生育意愿却普遍低下。

  国家统计局的《人口和就业统计年鉴》显示,中国总和生育率长期低于1.3,不仅低于卫计委的预测,同样低于此次社科院报告“总和生育率为1.6”的结论。人口学者易富贤和北大教授苏剑的研究则显示,中国生育率已低至1.05。

  一般认为,一个国家总和生育率要达到2.1,即平均每个家庭生育2.1个子女,才能保持正常的人口世代更替。

  不管各方面人口统计的分歧有多大,确定的事实是:中国生育率已经属于超低的水平。不仅低于世界平均水平(2.5),低于欧美发达国家(美国1.8,法国1.92),甚至可能已经低于日本(1.3)。

  即便是1.4到1.5的生育率水平,每一代人也要减少25%。这个惊人的衰减,从另外一组数据也能看出:现在80后总人口数2.28亿,90后1.74亿,00后1.26亿,不到一代人时间,年轻人数量减少45%。

  现在看来,过去长期盛行的“中国人爱生孩子”论,乃是错误认识。中国人的教育传统十分悠久,父辈视培养后代“出人头地”为天职。“精养”模式使得教育投入极大,养育成本极高,生育率自然而然会下降。

  人口史学家发现,明清时期的江南富庶地区,诗书礼教盛行,一般家长都会供养孩子读书。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人口增长率自然放缓。放眼世界,生育率比中国内地还要低的只有澳门、香港、新加坡和韩国这几个经济体。东亚地区的人民不爱生孩子,和当地经济发展模式和文化传统有很大关系。

  中国人口总量减少的背后,是严峻的人口危机,也是我们这一代人谈论经济问题的最大背景。

  首要的问题就是养老。中国现行养老金体系,基本模式是“现收现付”,即当代老年人的养老金源于同时代缴费者的资金。

  1950年代到1960年代,中国出现建国之后第一拨婴儿潮,现在这批人步入退休年龄,他们由现在的年轻人在养老。经济在发展,年富力强的70后和80后一代人数量足够多,养老金尚有不足风险。

  再过几十年,70后和80后一代人退休,那时将是史无前例的退休高峰。年轻人的数量已呈断崖式下跌,将来他们得缴纳多高比例的养老金,才养得起数量远比他们多得多的老年人呢?年轻人缴纳高昂的养老金之后,等到他们退休,到时候能有多少人缴纳社保养他们呢?

  中国的人口结构异常清晰地写在图表上。这是真正的“灰犀牛”,容不得回避。这个矛盾不解决,养老体系会出现大问题。

  养老金体系面临问题,民间私人养老的状况也不容乐观。80后以降的一代人普遍为独生子女,未来几十年,中国“倒金字塔”的家庭格局会令下一代倍感沉重。有些人做着“以房养老”的打算,以为家有两套房,养老不发愁。这种设想没有普遍性,也低估了养老的难度。

  养老的几大难题在于医疗、看护、陪伴,以及老年人的身心健康。在少子化时代,“夫妻养四老”将成主流,沉重的负担会令许多家庭难以为继。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只能选择公共养老。

  而公共养老是吃大锅饭,既缺乏效率,又难以控制成本。“政府养老”还会鼓励年轻人不结婚,不生育,不进取。1990年代以后,日本步入老龄化,年轻人丧失进取力,两者之间高度相关。中国要警惕出现这样的大势。

  此外,进入老龄化时代,年轻人还将面临老人掌握社会主要资源的现实。他们一方面要为自己谋生计,另一方面还要给“老年经济”输血,这让人心力交瘁,憎老厌老的问题会随之产生。

  年轻人压力沉重,经济发展和科技创新受阻,这只是人口骤降带来经济问题的一个体现,现实中还有更多“麻烦”。

  比方说,中国有规模众多的中小学校建于1980至1990年代,当时建设标准是适应最后一拨人口潮。短短几年后,年轻人数量迅速减少,大量学校合并裁撤,新建不久的校舍即告荒废。突然来临的人口断崖带来了大量浪费。

  而且,浪费的除了学校,还包括医院、工厂、体育场、道路等公共设施。这种情形直至今天还在持续,无论政府规划的高铁网,企业家的生产安排,都将面临人口变局下的错位。

  未来的中国,人口高度集中、资源分布陡峭的趋势也将愈演愈烈,内地许多乡镇的人口流失将愈演愈烈,直至走向萧条。这无疑是对国土资源的极大浪费。

  当整个国家的人口总量不再增加,大城市扩张的速度也会放缓,“抢人”变成大城市发展的重要手段。也许到那时候,地方政府会陆续出台各种鼓励生育的措施。

  人口是发展经济最主要的因素。某些地方即使一时落后,有人也意味着有希望,只要政策调整,其他发展条件有所改善,众多人口就会带来格外繁荣。对国家来说,道理同样如此。

  一个国家人口众多,便意味着市场广阔。无需通关清障,中国的国内市场就比整个欧洲市场还要大,这种禀赋在全世界独一无二。广阔的市场有利于经济发展,品类丰富的产业林得以建立,分工协作的产业链得以延长。

  外资都喜欢大市场,本国企业家创业,也更容易获得成功。创业者先在本国做大,更有能力到国际市场竞争——这些都是人口大国的好处。中国人口总量减少,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

  国家竞争中,人口规模作为基本盘,是最被优先考虑的因素。从绝对数量说,中国是名副其实的人口大国。从人口密度、增长率、出生率等各项指标看,中国人口不算多,更不算强。少子化和老龄化是经济发展的杀手。认识人口危局,早做政策调整,是事关中国长远发展的大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letterpoet.com/daxiuxidiyu/1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