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1点 > 大修 >

一段执着三年被拒四次的故事——学术论文后记-Stored energy-bas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大修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教授的邀请下,到他们学校交流了两个礼拜。在那两个礼拜里,我全程受到了一个叫

  “这是我写的一篇新论文,主要推导了一些循环相变过程中的能量演化规律,”我把电脑搬到她面前,给她看了一下论文的初稿,然后乐观地预计道:“如果顺利的话,年底就能接收发表吧!”

  凡是我所吹过的牛逼里,基本上我自己和听的人都清醒地知道我只是在吹牛逼,大家笑笑也就过去了,除了这次——这大概是我吹牛逼最牛逼的一次了,连我自己都以为这篇论文应该可以很快发表——

  在法国读博的时候,在科研上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一件事情有明确的截止日期——如若不然,以法式风格,事情往往就变得遥遥无期了。写完论文初稿,经过漫长的修改,投到了《I.J. Plast.》,这是一本在固体力学领域相当不错的期刊,在此之前我的上一篇论文就发表在这个期刊上。论文投出去的时候,已经是17年暑假了,为了给塞满公式的脑子换换环境,我独自到英国和爱尔兰玩了十来天。

  游玩归来,九月初收到了审稿意见,需要大修,审稿人洋洋洒洒提了几十个问题。大概由于上一篇论文接受得比较顺利、或者说经过多次投稿历练已经从小司机成长为老司机的缘故吧,面对这次审稿人排山倒海的问题,倒十分坦然,也并不着急,提交修改稿已经是十月了。提交后不久,四金先生刚好到巴黎出差,相约一起爬了趟铁塔。站在铁塔上俯视着整个巴黎城区,四金先生问我:

  塔顶风很大,我不顾随风凌乱的发型,回答得颇有底气:“上次你来巴黎不久,我就收到论文的录用通知了;现在这个时间你又来了,显然又是一篇呼之欲出啊!”

  可能是我平生不善于立flag的缘故吧,四金先生前脚刚回国,后脚就收到了主编的邮件:拒稿了。

  这是我第一次被拒稿的经历,审稿人拒绝你,毕竟和妹子拒绝你不一样,不会那么客气地说你是个好人——审稿人就直接多了——拒稿信里,一个严词拒绝的审稿人提到,论文结构不紧凑,且篇幅太长了,看着费劲;不过主编邮件里又提到:希望可以再做修改,然后重投。想来想去,把论文拆成了两篇,姑且称之为论文A和论文B吧。

  论文A是这篇文章的核心主体,先行修改完继续投到了《I.J. Plast.》。那个时候,还同时进行着其他实验工作,根据其中一部分实验结果写了篇短文,在圣诞假前投到了《a Mater.》。这两篇都投出去后,长舒了一口气,趁着圣诞假到勃朗峰脚下法、瑞、意边境玩了一个礼拜。如果说之前作为新手投稿心情忐忑不安时不时操心着审稿进度的话,这次就坦然得多了——毕竟是被拒绝过的人了。现在回想起来,只记得霞慕尼的雪真的好大。

  不久到了春节,邀请了几个当年一起学法语的同学到我租住的小公寓聚餐,正在大秀厨艺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是导师发来的祝贺短信,原来不久前投出去的那篇短文被接受了。吃过饭,大家聊了很久。送走小伙伴之后才认真看了看邮件,然后发了个朋友圈感慨了一番——因为这是我遇到的最快的投稿经历,从投稿到接受,不到两个礼拜。

  大概是由于我向来带有“帅不过三秒”的属性吧,正在我回复朋友圈留言的时候,手机又响了,收到了来自《I.J. Plast.》的拒稿邮件,这次连修改的机会都没有给。

  虽然我对论文接受或者被拒早已看淡,但二者前后脚挤在同一天的时候,那滋味还是颇有些酸爽的。更何况是在我本科宿舍的那位哥们(也就是之前写过的《博士后X求职记》中的那个博后X君)告诉我他的一篇nature系刚刚录用的情况下。

  彼时彼刻,我终于接受了我这篇论文水平不过如此的现实,再做修改之后,和之前拆分出的论文B几乎同时投了出去。论文A投到了IJES,论文B投到了CMT。然而我没有料到,这两个期刊的速度竟慢出了新的境界,以至于我另外两篇全新的、从0开始写的文章经过N轮修改都已经录用的情况下,这两篇还在审稿。

  时间终于来带了2018年十月,我早已完成博士答辩、并且已经回国工作的时候,终于收到了长文A的审稿意见。经过了为期九个月的审稿和若干次的催促,审稿意见简单直白,寥寥数语:本文创新性不足,不建议发表。如此简单的审稿意见,竟然硬生生地等了九个月。

  远在法国的导师穆尼先生联系我,问我打算下一步投哪。我回答说,要不就不投了,屡次被拒说明这篇文章的水平确实不高(虽然我觉得还可以)。先生曰:这才只有三个审稿人说你文章创新性不足,还有好几个审稿人说写得挺好呢,可以换个期刊再试试。于是乎,又换投到了IJMS。

  在我的期待中,上午投稿,下午被拒。拒稿的原因是:经过查重,和已发表成果重复率高达90%。我赶紧打开拒稿信给出的链接,原来是我的博士论文在法国学位论文网站上全文刊出了。给编辑解释了下,编辑说这个情况可以理解,但查重是系统所为,人为干预不了,只能先把博士论文撤下来了。

  穆尼先生联系了学校图书馆说明情况,论文推迟半年上线。再次投稿后,竟然又被秒拒,理由和上次一样,还是查重的问题。然而事实上我的博士论文已经在网上看不到了,也许是该期刊上次查询的记录还没清理的缘故吧。

  没有办法,又把文章投到了《SmartMater. Sturct.》——我的第一篇学术论文就是在这个期刊发表的,没想到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这里。腊月廿五,寒假刚回家屁股都没做热,收到了审稿意见。为了过个好年,坐在自家炕上赶在除夕前改完发了出去。当然,要不是小侄女一切都要探个究竟的好奇心,应该能快一丢丢。

  有的时候,我十分怀疑编辑们发录用通知的时候会看日子,比如说论文B,虽然后来很顺利,但两轮审稿硬是审了十一个月,最终录用发表是在2019年2月14日,而投稿日期,是在2018年2月15日——前后整整一年,一天都不差。

  至于备受坎坷的论文A,收到录用通知的日子更是应景——刚好是在清明节——大概是让我祭奠一下自己读博耗掉的青春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letterpoet.com/daxiu/110.html